想有一个好用一点儿的脑。

【明台X裴泽】小寿头(三)

想了想,为什么难受得像被一团湿棉花堵在了胸口,不上不下,喘不过气来?

感觉比起说是难过,更多的是无奈——对于自身的无可奈何和妥协,不论是裴泽对犯瘾的自己,还是明台——经年累月沉淀下来,一时之间猛地摆在眼前的,这些个痛苦啊,疯狂啊,绝望啊,疲惫啊,虽说是从自己身上冒出来的,可也像是什么难以琢磨的外来异物,打个措不及防,打得浑浑噩噩,不得不去设法招架,去对付这个最清楚,也最不清楚的自己。和解是解无可解,要么陷入僵局,要么......自己手下的身躯越摸越不对,越摸越让人丧气,直摸起他一身绝望的无力,可要是一低头看见他的脸......

妥协。

也知道是妄念,可你能拿自己怎么办呢?

身不由己,不...

© 安镜 | Powered by LOFTER